【作者投稿登陆】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期刊介绍电子期刊俱乐部期刊征订周边产品在线留言English联系我们
华东有色金属城在示范基地建设中勇作先锋
信息来源:  发布日期:2015/5/26 9:47:34  浏览次数:1656

 

——“互联网+”时代中国再生资源产业的电子商务平台建设的新尝试

New attempts on building an e-commerce platform of China recycling industry in the era of Internet+

文 / 张化冰

 

  与阿里巴巴、淘宝、京东等以全球为舞台招朋引伴、呼风唤雨的网络支付平台及B2C类电商平台相比,金运通与奉行O2O模式的临沂大宗商品交易所和东部商城们不过就只在乡间的一亩三分地上叱咤风云——这或将是“互联网+”时代中国电子商务平台的新常态

编者按:
        就某种角度而言,金运通的成立是服务、并依托于华东有色金属城的。而对于以废料交易为主的华东有色金属城这“第一个吃螃蟹”者而言,这既是一个机遇、也是一个挑战:多少年以来,大家对过去那种传统的交易方式已经习以为常、形成习惯,可是这种新的模式究竟行不行?对于跃跃欲试的年轻客户来说,的确充满诸多的未知;而对于力推这种模式园区管理者来说,也是忐忑而不安,惴惴而前行。可是,你想过没有?没有新的模式,中国资源再生产业的新路究竟又在哪里?
在即将开业的山东临沂华东有色金属城,我们见到了主持这个园区建设的山东金升有色金属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景连先生。他的一席话让我们见识了一个正在成为各行各业普遍采用的新模式——他们在正在建设之中的华东有色金属城里的主要交易方式放在了互联网+的模式开拓上。
        记者在即将举办的2015年中国再生金属沂蒙山领袖峰会的前夕,参加了金升集团举办的相关活动,在此期间,华东有色金属城的高管们众口一词声地告诉大家——这或将是“互联网+”时代中国电子商务平台的新常态。
 

   虽然始终伴随着质疑与争论,但作为一种全新商品交易模式的电子商务在世界范围内已经取得了令人瞠目的发展,而在全球景气低迷、经济疲软的今日,“互联网+”模式不仅被寄予了融合商业生态系统、改变商业模式的极高期望,甚至被视为经济发展的新希望所在,冀望其能够改良产业结构、振兴国家经济、并成为强大的经济增长新引擎。
  在相同成本结构的前提下,电子商务模式的市场效率显著高于传统交易模式,可以有效提升买方在商品交易过程中的议价能力,形成更低的市场交易价格与更高的市场交易量。与传统交易模式相比,电子商务模式所形成的商品交易价格和商品成交量更接近于完全竞争市场的理论预期结果,能够显著促进市场总体福利水平、尤其是买方福利水平的提升。

  生而应劫
  道德的沦丧、信用的缺失,对于中国商界乃至于社会都可谓是一场前所未有的大劫难。就此而言,能够在银行监管下保障交易双方利益的第三方交易平台——网络支付平台却也堪称是应运而生,生而应劫。
   “作为第三方的服务中介机构,第三方支付平台具有完成第三方担保支付的功能,独立与银行、网站以及商家来做职能清晰的支付。”金运通网络支付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杨敬珍说:“金运通起步虽晚、但却是后来居上,拥有了中国有色金属业内的第一张第三方支付牌照;而临沂也由此成为山东省继济南、青岛、淄博之后第四个拥有第三方支付牌照的城市。”
  据杨敬珍介绍,金运通公司注册资本1.06亿元人民币,于2014年7月获批央行颁发的互联网第三方支付牌照,同年11月获得国家工信部、山东省通信管理局颁发的互联网ICP许可证,是国内首家建立在实体批发市场基础上的互联网第三方支付、金融业务、电子商务相结合的公司。
  金运通控股股东是山东金升有色集团有限公司,这家中国民营500强企业是以再生铜回收加工为主导产业、多元互动发展的企业集团,同时也是长江以北最大的再生铜生产加工企业,旗下临沂华东有色金属城有限公司自2005年5月建成运营以来,共吸纳来自全国各地的客商2000余家,各类废旧有色金属年成交量达到250多万吨,其中废杂铜30多万吨。
  杨敬珍透露,金运通前期运营将主要以为华东有色金属城依托、全力开拓中国再生铜及铜业的第三方支付市场,而其终极目标则是要成为中国最大的有色金属第三方网络支付平台。
  对此山东金升有色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景连坦承:打通线上与线下,将处境维艰的中国有色金属行业、尤其是铜业的实体经营与网络营销融为一体以减亏增效是金升集团创建金运通的初衷,同时也是为应对中国有色金属业产销倒挂背景下所引发地“信任危机”做出的一种努力与尝试。


  位于临沂后花园的华东有色金属城宗旨是要建成“互联网+”时代的创业综合体,成为资源综合利用产业新一代的理想生活与工作中心。未来的新华东有色金属城将具备四大功能模块,为创业者提供三大功能空间:物理空间(办公及硬件设施)+成长空间(全流程创业服务)+交流空间(思想碰撞、情感交流);为入驻商户提供全方位的一站式孵化服务,通过园区“创业乐土”计划的实施,通过互联网+房地产+创业投资,为“全民创业,万众创新”提供全面支持。
  华东有色金属城园区配备有三个大型交易货场,22台电子地磅分布在园区的各个出入口;两个加油站一东一西相互呼应;360个高清晰电子监控探头,19个车流量记录仪,17个进出智能卡口,4个功能完善的电子交易大屏幕;一卡通智能化缴费卡真正实现了“一卡在手,通行无阻”,其安全、信息、智能化管理让人们充分享受到“互联网+”的便利与快捷。
  对未来的发展,王景连充满信心:“华东有色金属城在新常态下实现了模式创新与制度创新,建设高标准、高起点、高效率的园区是我们始终如一的奋斗目标,用新思维把无形资产变为现实的财富,为我们共同的价值提升注入持续不断的动力,以城市矿产示范基地建设和运作作为主线,以循环经济的理念来实现资源的增值和效益的提升。通过传统产业的转型升级,打造全国知名的废旧有色金属、大宗商品集散地,力争三年内在上海证券交易所A股实现上市,为广大股东和业户开辟更加宽广的财富来源。”


  在有色金属交易市场,随着国际、国内经济的波动,各种死账、坏账、三角帐层出不穷,且因行业特点而涉及金额往往特别巨大,不仅给企业、也给整个行业的发展带来了难以挽回的巨大损失。作为第三方支付平台,金运通将致力于改变这种状况。
  事实上,在有色金属业内将线下贸易搬到线上的经营模式不仅早已有之,而且其运作模式也已相对成熟,如中钢集团、河北钢铁集团便都是在此领域的先行者与集大成者,并已取得了良好的经济与社会效益。
  传统金融服务企业主要依靠人员及线下网点进行业务拓展和客户服务,而互联网金融的出现,极大地提升了金融业务的服务效率,在降低成本、优化了用户体验的同时已改变了旧有的市场格局,其不断衍生出的新服务模式,在给传统金融服务市场带来巨大冲击的同时,也带来了巨大的机遇。新华东有色金属城通过智能化的管理,电子商务平台、法治建设平台、第三方支付平台,进行了传统商业的转型,引领临沂商城向着电子化、现代化、集约化的方向发展。
  就此杨敬珍指出,当前中国互联网金融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与传统金融相比,存在更多问题与挑战——如互联网金融难以适应既有金融监管和法律法规体系而面临新的金融风险,都是一些需要谨慎应对、且不容忽视的问题。      
  《2014年中国小微与互联网金融机构竞争格局分析报告》显示,中国互联网金融机构网站平均每被浏览4000次产生一笔交易,平均每拥有500位独立访客产生一笔交易;其中效率最高的机构平均每被浏览7次、有2位独立访客就会产生一笔交易,而效率最低的机构则在被浏览48300次、有5910位独立访客才能产生一笔交易。
  “金运通成立不久,就当前的运营情况而言效率绝非最低,但距离效率最高的一线机构也还有相当的距离,未来仍有很长的路要走。”杨敬珍坦言:“虽有珠玉在前,但重任在肩,每每仍然让我有如履薄冰、如临深渊之感,唯有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拼搏。”
  杨敬珍表示,作为传统金融的一种有益补充,网络第三方支付平台具有许多特别的优势:“作为中介方,金运通可以促成商家和银行的合作。商家通过我们可以降低企业运营成本,而银行也可以直接利用金运通的服务系统提供服务,帮助银行节省网关开发成本。”
  不仅如此,第三方支付服务系统也有助于打破银行卡壁垒。由于目前中国实现在线支付的银行卡各自为营,这些自成体系的银行卡各自与网站联盟推出在线支付业务,客观上给相关各方都造成很多不便,也因此而制约了网上支付业务的发展,而第三方支付服务系统可以很好地解决这个问题。
  “金运通可以对交易双方的交易进行详细的记录,从而有效预防交易双方在交易中可能出现的纠纷问题、并能够提供相应的原始证据,虽然没有使用更先进的SET协议却能起到相同的效果;同时还可以帮助商家网站解决实时交易查询和交易系统分析,提供方便及时的退款和止付服务。”杨敬珍说:“就目前而言,第三方电子支付平台是当前所有可能突破支付安全和交易信用双重问题中最理想的解决方案之一。”
  阿里巴巴集团支付宝公关经理张道生就此指出,就经营模式而言,金运通与阿里巴巴其实并没有本质区别,二者最大的不同无非在于其市场份额占比的大小。
  但张道生也特别强调了互联网金融领域所既有的先发优势:“面对阿里巴巴、腾讯这样已然占据了市场极大份额的‘前浪’先行者,就目前条件而言,身为‘后浪’的金运通们几乎是没有多少机会能够将其拍死在沙滩上的。”

  有为需量力
  互联网金融在金融的普惠金融方面具有三个特点:覆盖面广、公平性、可获得性。互联网精神是普惠的,理论上在互联网中供给者与需求者产生交易的可能性边界无穷大,而金融机构、金融市场的边界却永远是有限的。
  在杨敬珍眼中,互联网的精神是平台开放、民主与去中间化,而金融业的象征是寡头、华尔街及制造信息不对称赚钱;至于二者相结合后的互联网金融所具备的民主化和普惠化,则是对现代金融最大的创新。
  杨敬珍直言,金运通现在和未来所要面对和所需解决的问题其实只有一个:客户为什么要使用由金运通所提供的服务。
  “任何客户使用任何产品或服务,其本质的原因都是要解决他自己的问题。如果能做到这一点,那么你就初步具备了争取客户的条件;但要真正地得到客户最终的认可,却还需要能够提供比其他竞争者更为优质的产品、及更为完善的服务。”杨敬珍说:“我相信我们的团队,也自信我们能够努力去做到最好。”
  就此张道生指出,从经营的角度看金运通模式其实并没有很高的门槛,但与之相对应的是也没有较为有效的“护城河”,故而很容易为后来者所模仿并超越;所幸金运通是基于金升集团多年来对临沂本地有色金属贸易、以及全国再生铜和铜业市场的详实“大数据”之上成立的,由此他看好金运通在临沂本土的未来发展,但未来如果走出临沂将会是对其最大的考验。
   “金运通是基于对再生铜与铜这个特殊品种而产生的。那么其他场景——诸如钢铁、废铝等也可能更适用于其他的公司。”张道生说:“除牌照的保护之外,金运通其实并没有多少有效手段去阻挡来自于后来者的竞争,这将成为其拓展新的领域、并成长为一个全国性公司的最大阻碍。”
  事实上,为了能够让金运通以最快的速度成长起来,其母公司金升有色金属集团可谓煞费苦心:其旗下由金运通提供服务的并不仅是华东有色金属城,而且还关联了东部商城、华东商品现货交易中心、中国有色金属(大宗商品)商贸综合体等诸多项目。
  据杨敬珍介绍,东部商城是建立在实体经济之上的O2O模式大型电子商务平台,在整合传统电子商务平台优势的基础上,与临沂本地品牌展开充分合作,使传统实体店与网络平台得以最大程度的优势互补。
  淘宝、京东类B2C电商平台是采用网络查询信息、在线下单、快递物流配送的模式,买家只能通过线上的文字和图片来了解商家的情况,所购商品一般要二、三天才能取得,且售后服务只能通过远程或快递发送的解决方式。
  而东部商城是与本地实体品牌企业合作,其客户对线上的商家非常了解,极其有利于建立信任关系;线上商家所售商品配送不仅当天可以送到买家手中,售后服务也可以就近到店服务。而且通过金运通的支付担保,在东部商城的所有交易都实现了零风险。

  据王景连向本刊主编翟昕透露,随着金升海关直通式监管厂站的运行和临沂综合保税区的运行,通往国际市场的通道已然打开。华东有色金属城再生资源交易平台(东部商城)的建立与金运通第三方支付业务和大数据征信系统的完善,可为入驻园区的业户提供线上线下交易、出具诚信担保、实施信息搜集、以及法律服务等全方位支持,这将为国内外客商开辟一个公平、透明、广阔、便捷的全新业务空间。
  “足不出户,买卖全球”的贸易诉求在华东有色金属城将成为现实,入驻园区的业户和企业通过企业的聚集和产业集群的构建,不仅降低了物流成本,而且交易方式和交易时间更加灵活多样,生意渠道更加宽广,买卖也更加自由便捷。通过产业的聚集和互联网技术以及第三方支付手段的运用,不仅为入驻业户带来充裕的货源和客户,更使传统的运营模式发生了质的变化。”
临沂金升有色金属产业基地是全国“城市矿产”示范基地之一,华东有色金属城及正在建设的东部商城正是承接这一基地建设的主要载体,能否在全国众多城市矿产示范基地的探索中走出一条与众不同的新路,是摆在大家面前的一个必须走、但又注定会十分艰难的未知数。


  金运通网络支付股份有限公司互联网金融事业部总经理王连玉就此表示,虽然拥有诸多优势,但作为互联网金融公司的金运通仍须面对五大挑战:企业规模偏小,未来需进一步资金支持;企业运营处于探索阶段,瓶颈仍较多;网络安全问题所可能引发的用户担忧;传统金融行业的竞争以及社会商业信用问题。
  张道生认为,金运通这种基于特定场景的运营模式,或将是互联网金融未来的发展方向:“金融的产生是来自于商业的需求,互联网金融也是如此。由此而言,金运通可谓是应运而生,但需要对自己有清晰的认知与精准的定位,做事一定要量力而为。”
  

  居安须思危
  事实上,越来越多的行业与企业正在做出勇敢的尝试,通过积极推进互联网与金融、制造、零售、服务、乃至于农业等传统产业的深度融合与应用,试图探索出一条既推动传统产业转型升级、又促进新兴产业发展壮大的新途径来。
  就此而言,“互联网+”必将成为新常态下中国产业振兴的引擎——包括但绝不仅限于有色金属行业,而这种专注于某专业领域或立足于一地一隅、并在不断涌现的金运通与东部商城们,或成为“互联网+”时代中国电子商务平台的新常态。
  就此杨敬珍指出,未来互联网金融发展将呈现四大趋势:用户规模与商业创新相互促进;服务及定价更加市场化;信用数据成为企业重要资产;传统金融与互联网联系将更加紧密。
  “互联网行业发展至今已形成了一套以用户规模为基础的独特商业文化,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积累用户规模的企业,就能够掌握市场主动权。”杨敬珍说:“在这种商业文化中,用户的价值得到了空前的提高,这造成了用户规模与商业模式间的互相促进。”
  她表示,过去的用户只能被动接受金融机构提供的一切服务而没有选择权,而互联网的出现则缓解了用户与金融机构间的信息不对称问题,不仅让客户有了更多选择,而且深刻地改变了以往的消费习惯:“在互联网背景下,用户主动权的变化使得金融机构未来必须改变思路。”杨敬珍说。
  她认为,对于网络平台而言,其永恒的最大困难在于如何获取用户的信任——在此方面国内外都有许多极其惨痛的教训,许多曾经煊赫一时的互联网金融平台于极短的时间内、甚至是一夜间人世蒸发,让所有曾经对他们信任有加的用户损失惨重、甚至一无所有。
  就此王连玉表示,在当前金融支付革命性创新的大背景下,央行对于互联网金融的监管有利于市场纠偏、平衡权益以及降低风险累积;与此同时,也是进一步强化第三方支付企业完备自身风控和安全体系的有效措施。
  他说:“互联网金融正在构建一个更加和谐,更加美好的金融环境,能够在新环境里得到良好发展的企业,必然要从五个方面进行着手:利用数字技术实现自动投融资需求对接、降低人工成本;注重个性化、定制化的金融服务,注重长尾效应;提供更清晰、更透明的金融服务方案;最大程度简化用户操作;降低用户参与资金门槛。”
  杨敬珍进一步指出,电子商务发展的载体是网络的建设和运营,其应用和发展依赖于完备的信息基础设施;在已进入“互联网+”时代的当前,更应该切实加快信息基础设施建设,为电子商务的发展提供必要的物质基础,以尽快形成电子商务的外在支撑环境。
  “政府应更为积极地健全电子商务的相关法律制度,推动电子商务的相关立法。”杨敬珍说:“通过明确参与电子商务各方的法律责任,不仅有利于打击网上虚假广告等欺诈行为,维护企业与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同时也有利于营造良好的社会诚信环境。”
杨敬珍表示,目前中国信用数据掌握在互不关联的不同机构而没有权威、统一的机构对之予以整合,导致企业承担的风险和其所能获得的收益并不匹配,优势资源分布极不合理。
  她认为,未来随着互联网金融对用户数据的进一步整合,全社会的数据壁垒有望被打破而形成统一的信用环境,将使用户可以得到更好的服务,而这也将使用户信用数据成为未来互联网金融企业的核心竞争力——这也正是金运通当前所赖以生存发展的立足之本。
  事实上,自金运通公司成立以来,其专业的团队、优质的资源、以及可预期的光明前景都已得到了业内极大的关注与认可,许多闻风而来的战略合作者更是络绎于途,但金运通并没有忘乎所以地盲目扩张。据杨敬珍透露,截至目前为止,金运通所引入的合作伙伴还仅有青岛国际商品交易所一家,协议投资金额8.7亿元。
  就此张道生建议,在未来的发展过程中金运通还是要坚守本心、莫忘初心,坚决不去做那些自己力所不逮的事情:“企业都具有自己的业务边界,超出这个边界就会失去控制、并产生难以预估的问题,因此这便也是一条需要任何企业坚守和不可逾越的红线。”他说:“回顾历史,多少曾经风光一时的企业都是因为盲目扩张而最终消亡,对此所有企业都应引以为戒。”

 

 
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办公平台
期刊检索
友情链接

单位名称:《资源再生》杂志社
电话:010—62387787—149、215     传真:010—62077118
京ICP备10304507号 电子信箱:Resource_m@163.com
地址:北京海淀区学院路蓟门里北乙11号烟树商务楼 邮编:100191
 

 
技术支持:北京志清伟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